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被诉巨额行政赔偿  

2014-03-31 07:1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被诉巨额行政赔偿

 

    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负责人—“食话实说”黄建军于326日在几大网站向外界公开“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侵权,被民间商会索赔2167万元”消息后,在当地引发不小的震惊。众多商会会员和业界同仁以及许多网友,纷纷表达了他们对本案的极大关注。对此,食话实说以答疑方式,正面回应一些焦点问题。

    一、索赔2167万元是否有炒作之嫌?

    食话实说: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只能依据《国家赔偿

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依法提出,那些靠炒作或夸大的诉请,不仅不可能得到司法机关的支持,而且还存有滥用诉权、虚假诉讼之嫌。

二、非营利性机构是否存在巨额损失?

食话实说:有人认为行业商协会这种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不可能发生如此巨大的财产损害,这实际上是对社会组织基本性质的误解。其实早在1995年,民政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就发布了《关于社会团体开展经营活动有关问题的通知》(民社发199514号)。通知规定,不仅提倡社会组织发展实体经济,而且还鼓励其从中获利。

三、巨额侵权经济损失是否有证据证明?

食话实说:如前所述,是否会发生巨额损失既然不是法律问题,那就只有证据证明的问题了。商会的《行政赔偿起诉状》已经表述很明确表明,被告对原告侵权期间,致使其“湖南名优食品”集体注册商标失效、“湖南食品商务网”电子交易网站关闭、一千七百余家庞大会员队伍解散、“食品安全”四大公益活动中止,……。如会费收入一项,要根据收费标准和会员数量换算。原告正是由于因遭受被告不法侵害而使当期2167万元巨额财产归于直接减少或完全灭失。

四、被诉行政机关是否存在侵权行为?

食话实说:被告实施的行政强制措施确实严重侵犯了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对此,详见于我多篇博文的披露。概括的说,被告对原告在2007年3月和2010年5月先后两次实施违法行政行为:第一次为行政强制措施2007长民发20号,简称责改令),结果导致原告行政许可完全失效;第二次为行政处罚决定2010年长民发42号,简称撤会令),最终消灭原告行政许可登记资格。被告实施“责改令”的目的,是为另批“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官协,以取代原告早已获得的行政许可,为达目的,被告不惜捏造“举报信”及虚构“市长批示”。而被告三年后继而作出的撤销令”目的,是为打击报复原告投诉举报和逃避行政违法责任,在业务主管单位没有提供相应事实及证据材料的情况下,一再越权渎职采用非法证据,违反《国家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规定,以权代法作出违法行政决定。

五、被诉为何拒不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食话实说:确切地说,原告绝大部分损失产生于被告实施的“责改令”行政强制措施,与被告撤销原告登记资格无关。原告2013年11月11日第五次书面请求赔偿,被告却以撤会行政处罚羁束于生效判决和原告在两年内未提赔偿申请为由,于2014年1月8日作出《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原告不服,故依法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原告认为:第一、原告所提诉请不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第二、原告法定时效内先后五次提出赔偿申请。显然,被告所作《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没有事实基础及法律依据。原告所提行政诉请,符合《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七条的相关规定,且证据充分,事实确凿,于法有据,法院应予支持。

    六、被诉为何一再辩称羁束生效判决?

食话实说:事实是:原告2010年6月“责改会”“撤会令”两项有着必然联系的具体行政行政一并提起了行政诉讼,但岳麓区法院对被告2007年实施的“责改令”未予审理,将违法极其严重的行政行为弃而不,等于就跳过了被诉违法,来了个偷梁换柱,直接审理了“撤会令”。而(2010)长中行终字第0127号行政判决书,也只是驳回原告上诉诉请,属于维持原审之判。这也是原告一直坚持依法维权的原因,当然原告可以继续主张,但它是另一法律关系。显然,生效行政判决的判决内容和认定事实,根本不包括原告对“责改令”所提诉请。既然“责改令”未经司法审理,就不可能确定其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被告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又拒不确认致害行为违法。因此,原告可对被诉“责改令”行政行为一并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食话实说  黄建军   20143 月30日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