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民间商会会长的控告信  

2013-11-03 18:5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民间商会会长的控告信

 

尊敬的领导:

本人名叫黄建军,原系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会长。今天,我实名向各级领导写信,控告沙市民政局及个别官员纠合长沙市人民政府其他行政部门践踏法律、滥权渎职、非法敛财、鱼肉群众、公权报复、无情迫害我民间人士的暴行恶为。烦请领导们百忙之中对此给予高度关注,替我作主伸冤。

    一、遵纪守法,红旗商会被描黑

我所倡导成立的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在2006年以前,曾一度被行业协会登记管理机关—沙市民政局作为红旗商会在全市推广。就连该局于2009年向省、市纪委汇报我会举报其以权敛财所作的“情况报告”材料中,都无法否认这一事实,“为全市食品行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短短一句话,充分肯定了商会的先进性。

我的个人简历至今在主管机关的管理档案可能还记录:1994年,从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留职停薪,创办长沙市宏达食品公司,因总代理“康师傅”、“统一”等一线品牌而得名“销面大王”;1996年,余红霞离职随我经商,同年8因舍己救人身负重伤,次年被长沙市委、市政府授予“见义勇为”劳模;2003年初,在长沙市商务局的支持下,由牵头,组织百余家食品企业自掏腰包数十万元,发起成立市首家“政脱钩”的民间组织——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2003年7月商会获依法登记我被百多名会员企业用无记名方式以全票当选为首任会长,次年确定为商会法定代表人。2004年,我多次受到有关部门的表彰,当选由市民政局主管的“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副会长、由市商务局主管的“长沙市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等职

与此同时,商会的大事记也可向行政主管机关求证:2004年,与当代商报社合办《食品周刊》2005年,与长沙慈善会联合举办“迎新春 送温暖”活动为长沙特困户及孤寡老人捐款捐物2006年,受命承办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办的湖南首届食品安全年会及名优食品博览会,同年与长沙电视台新闻频道联合举办“食品安全进社区”大型活动;2007商会在行政主管机关备案登记的会员总数达到726家,(至2010年5月止统计,实际在册会员企业人员已达17762008年,应广大会员企业的要求,投资百余万,开通了BTB全新式“湖南食品商务网”商务电子购物网站,可供十万食品企业在网上开店,实现会员企业网上订货交易2008年,组织全市数十家食品龙头企业向汶川地震灾民捐款捐物;2009年,与湖南日报报业集团《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联合,启动以食品安全法普法宣传为宗旨的“湖南食品安全联盟”的公益性主题活动。

 二、公报私仇,举报贪腐被算计

一个红旗商会,为何一夜之间被长沙市民政局等部门黑了呢?这还得从我举报贪腐起:2006年底,长沙市民政局民管局刘洪娟处长几次找,要求安排她离职丈夫在商会兼职领薪。我与商会主要成员交换意见后,认为不妥,对此未予理睬,从此便招来她的强烈不满。2007年初,受刘洪娟授意,该局纵容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牵头,成立由公职人员控制的“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以取我“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协会包括刘洪娟丈夫在内的离职公务员配职位。身为食品商会会长,出于维护商会权益,便第一个站出来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市民政局等行政机关另立同业同类行业协会的不当目的,同时也毫不留情地质疑了该局利用行政监管权力以“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名义收取全市民间组织的会费及赞助的违规收费行为。还晒出了证据,我会每年就需交纳3000元会费,还有不等的所谓民间组织年检年审费,这些都进了民政局的“小金库”

正是由于举报行为得罪了这些掌权官员,他们便将商会视为“绊脚石”,将我个人当作“眼中钉”。他们对商会及大搞权力“算计”,先后利用“责改令”和“撤会令”两次行政强制处罚,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将商会“整垮”,将我“整死”

三、循私枉法,正义人士被陷害

为突破“一市一业一会”的法律规定,实现取代我会目的,市民政局利用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食品安全监管特殊行政职能,启动了同步行动:一是由药监局出面直接收集会所谓“违法违纪”的事实及证据,制造“依法行政许可”假象;二是以长沙市食品安全领导小组名义向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提出成立“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申请,借政府之手施压。他们的意图很明显,能取缔商会则立即“取缔”,暂时不能取缔商会也要“整垮”。

于是,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一手炮制、针对我个人和商会一系列“违法违纪”事实、署名为“部分群众及企业”的假“举报信”出笼了;为办成“铁案”,药监局以食安组的名义,裁赃我私刻国家行政机关公章,盗用政府和领导名义作活动,还把“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真公章的复印件指控为我所刻,他们移花接木,谎称长沙市人民政府时任市长谭仲池亲自作了要“依法查处我会”的“市长批示”。要求民政局将我送交司法机关,由公安追究我的刑事责任。为了消灭我会的合法主体,换我这个民间商会会上职务,真可谓想尽各种办法、使尽各种手段,政府官员成了流氓骗子

四、与民争利,民间组织被取代

在与民争利的驱动下,一场由政府权力精心导演的取代民间商会的“联合执法”闹剧终于上演了。  

2007年3月25日,长沙市民政局联合业务主管单位长沙市商务局由民政局刘洪娟处长带队,假借对我会“现场年检”,突然赶到我会临时租用办公场所,称奉“市长批示”进行“联合执法”,仅向我作为法定代表人口头宣读《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长民发20号)责改令的红头文件(至今仍拒绝向我会提供该文原件)。对我会宣布的“责改令”,并非普通行政决定,也不是一般的行政处罚,而是多项行政强制措施:限制我会对外正常活动,责令我会停止对外一切活动三个月,致使我会不能履行“整改”“换届”义务;限制我会使用合法证印,当场强制收缴我会登记证书一本、行政公章及财务印鉴各一枚,致使我会不能“年检”和开展“活动”;限制我会使用银行基本帐户,非法扣押我会的财务印章即银行印鉴,致使我会存有上千家会员会费及合法收入的银行基本帐户之存款被截留;限制我会申诉权,“责改令”的行政强制措施没有为我会设定诉权和诉期,致使我会根本不能主张其合法权利。在行政机关签发的“责改令”这一法律文书中,极尽权力威胁与行政暴力

“责改令”作出后,市民政局拒不对我会设定的“三个月整改期限”义务履行情况进行验收作出结论同时,市民政局于2008年8月正式批复同意筹备成立由权力控制的“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市民政局和药监局四处散发“食品经销商会已被注销”将由“食品行业协会取代”的虚假信息,将我会原有十六名主要成员中的两名副会长和大部分普通会员强行转会。此后,他们还无端给我会扣上一顶顶“违法乱纪”的大帽子,会员单位谁也不敢得罪政府权力部门,我会被逼到绝境,孤立无援,任凭权力宰割。在极度困境下,为继续办会,应会员企业的支持,我会以借款为主,筹款百余万元承建的“湖南食品商务网”门户网,因民政局百般阻挠只得停止营运。

五、颠倒黑白,违法行为被庇护

长沙市民政局明知扣押了我会的证照、公章、印鉴,会对我会履行其义务产生影响无视我无数求,以违法的“责改令”作为我会的违法事实,指控我会“不按时年审年检”、“不召开会员大会”、“不办理场所变更”、“不接受行政机关的监督检查”,2010514日,不经业务主管机关市商务局同意,单方作出撤销我登记资格的第二行政强制处罚2010年长民发42号)(简称撤会令),将我的合法主体用行政权力予以消灭。

我会不服,将市民政局违法行政行为诉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但法院公开偏袒政府,明显包庇贪官,居然放着违法严重的“责改令”不审,专审我会因遭受限制不能履行义务的“撤会令”,最后作出了“被告违法行为合法”、“原告合法行为违规”的颠倒黑白式行政判决。反腐违法,上诉无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如出一辙,并给此案“终审判决”的桎梏。果然,中院生效判决不久,市民政局便迫不急待地给我作出一份书面回复,行政命令我会不得进行财产清算,债权债务他们不管,截留我会的存款他们不予返还。口口声声要我“尊重法律”、“尊重事实”显然,他们把枉法判当作鲸呑民间商会集体财产挡箭牌。

为主张权利,我会依法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省高院信访局提出两点司法建议一是对未审“责改令”行政行为提出复议,二是对法院生效行政判决提出申诉。我会自2012年以来,多次向长沙市政府法制办就“责改令”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市法制办受理后,先后两次要求我会补正材料;之后法制办又对此案组织了一次“听证调查会”。会上,我会通过大量事实佐证及适用法律规定,要求对“责改令”依法确定无效,并给予撤销。就在我会等待市政府的复议结果决定时,市政府却意外地对“责改令”作出不予行政复议的决定。

我会无奈只能向市民政局的上级行政机关湖南省民政厅再提复议申请。省民政厅审查认定“责改令”系两个行政机关共同作出,应当由市政府法制办进行复议。随后,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和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的行政判决都支持了省民政厅的主张。但当我会凭上级行政机关复议审查意见和两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再次向市政府提出“责改令”复议申请,2013年3月5日,市政府法制办对我会作出了一份所谓《告知书》,不仅仍然拒绝复议,而且还剥夺了我会的法定诉权。同时,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对我会提起的行政抗诉申请只“受理审查”,却不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再审抗诉。

六、强奸法律,公平正义被践踏

一起明显违法极其严重的行政行为,为何在长沙市党政部门长时得不到纠正,甚至被司法机关颠覆,继而被纪、法、检庇护,其背后的真正原因在于:并非个人及我所在商是否违反了法律法规,而是我在维护民间商会合法权益的过程中,触及了地方行政执法的乱象,刺痛了一些贪官污吏的神经,批评了习惯以权压法的政府。

如果我及商会确有违法行为,甚至存在触犯国家法律犯罪,我作为商会法定代表人,理应受到法律惩处。我请求领导督促政府有关部门责成长沙市民政局依照《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及《湖南省行会协会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会同长沙市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彻底清我会所谓违法违纪的事实真相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我在维权的每一关键节点,都与长沙市民政局的现任党委书记丁文、现任局长曹再兴多次进行了交涉,但俩位领导却拚命为本部门违法行政行为护短。丁文、曹再兴还利用其身份干预司法。丁文是长沙市政协法制群团专门委员会副主任,曹再兴则新近当选湖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

长沙市民政局非法行政强措施导致对我会严重侵权:我会绝大部分会员企业受权力要挟被转会,筹款百余万元承建的“湖南食品商务网”电子商务门户网因不予许可被关闭,数百万元的会员会费及合法收入因财务印鉴收缴被流失,多个商务合作项目因畜意阻止被终止,筹款50万元办会的老黄正云因强制撤会被气死,任职学校唯一福利分房因众多债主逼债被贱买,下海经商十年百万积蓄因拯救商会被花光,每况愈下的身体因无钱医治只能被放弃……。于今,因商会集体债务被逼得走投无路,面临精神崩溃。

长沙市民政局作为行业协会的登记发证机关,在法定的职权范围内出于不合法动机而背离法定目的,采用非法证据和虚构事实对行政相对人行使不符合法律授权的行政强制措施,严重背离行政法基本法理,是应坚决撤销的违法行政行为,并应依法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各位领导,在推进“法治湖南”的今天,依法行政是依法治国的根本保障。故此,我代表商会向各位领导致信,恳领导做出批示,对此给彻查,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违法责任。让我们一起共同见证法制治国“中国梦”

   礼!

                     控告人: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

                               黄 建 军

                           2013年8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