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违法行政咋被法院“私了”  

2012-08-31 15:0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行政诉讼法》和最高法院《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以及《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对被告证明具体行为的合法性规定了一些特殊规则,其中对被告承担应当举证的范围也作了严格规定。它要求,首先,被告既要提供所依据的事实证明,又要提交作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全面证明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其次,被告承担举证的责任,只针对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既当不能证明其行为合法时,应当败诉。

但是,法院往往将行政相对人是否违法去审理这些行政行为,致使行政诉讼严重变形,违法的行政机关联合庇护违法行为的法院共同审理原告,审查被告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中心任务,就这样被“偷换”为审查原告行为的违规性。

去年,长沙市两级地方法院就审理判决一起类似行政违法案件:

2007年319日,行业协会登记发证机关长沙市民政局,凭以一份《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的红头文件,当场收缴了行政相对人的登记证书、行政公章及银行印鉴,逼迫其在规定的期限内履行限期进行整改和如期换届选举的相关义务,事后却一直拒绝对商会的“整改”与“换届”验收,2010514日,民政局又对商会作出第二次行政处罚,以商会“自2007年以来连续三年未能参与年检、未办理办公场所变更、未召开会员代表大会、未接受登记机关的行政检查与监督”为由,撤销了商会登记资格。

显然,商会不服,将登记发证机关诉至法院。令人想不到的是,两级法院竟判市食品经销商会将违规责任归咎于长沙市民政局的诉请与事实不符,并裁定原告诉请归还被民政局扣押的证照及印章“不在法院审理范围,法院不予处理”。

这一颠倒黑白的判决结果,其实质错误发生在被告所举证据违反举证规则。

长沙市民政局作为被告,举证所需证明的对象是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有关的事实,包括实体法事实和程序法事实。而民政局把将其身违反实体法和程序法的《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作为行政管理相对人的违法违规事实举证,既不能全面证明其自身具体行为的合法性,又不能有效证明相对人构成违法的特证事实,相反则完全证明了自身违法。

首先,民政局通过20073月的《责令决定》,先扣其证章,后又指控相对人不参与年检;禁其活动,又指控不按期换届,阻其搬址,又指控没有办公场所。《责令决定》实际上是通过对相对人权利的限制,给行政相对人履行其义务造成客观阻碍,这就足以证明民政局凭以20073月毫无事实依据和违反法律根据的《责令决定》,于20105月作出撤销商会登记的行政行为,完全与事实依据和法律根据相违背,这种众所周知的事实,无需原告对被告行为举证证明。

其次,民政局在20073月对相对人的行政决定中,越权扣押行政相对人预留在银行、当作银行印鉴的财务印章,致使存储有1700多家会员、上千万商会的集体资金遭冻结,民政局又于20105月以行政权利对相对人实施了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实际上是通过对合法主体权利的剥夺,继而达到长期侵占商会集体资财的非法目的,侵犯了民间组织的财产权,这是法律所证明的事实,同样无须原告举证证明。

最后,民政局用行政权利换来了一份极不公正的司法裁定,并以此为由,拒绝商会提出的财产清算要求,拒不履行对相对人财务及资产进行清算审计。这一行为根本不是尊重司法判决,实际上是公然对抗法律规定,明目张胆地侵占集体资财,妄图将违法造成的360多万损失全部转嫁到黄建军会长个人身上,加害于得罪权力的民间人士。被告这种恶行,决不是简单地违反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而是明显违反宪法的犯罪行径。

为使这一枉法判决出笼,原一审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二审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原告没有事实依据和违反法律根据的所谓责令决定不审,而将其作为原告违规的事实依据和法律根据的证据举出,故意制造原告违规的假象,达到庇护违法行政行为的目的。显而易见,市民政局于20105月作出撤销商会登记的行政行为,是源由适用于2007年3月这一违法行政行为的事实及依据,无须原告证明其行政行为违法,被告就应承担败诉。

这种人民法院企图把违法行政行为给“私了”的判决,人民检察机关难道不应依法提起行政抗诉吗?

     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     食话实说      黄建军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