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法院管不了“政府非法侵占集体财产”?(原创纪实)  

2012-05-28 20:2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公众寄予厚望的湖南法治建没,并非没有遭受过挫败。恰恰相反,法治在公权力与私权利的搏奕中,所谓“依法行政”,在有的地方有的时侯,只是一个托词。而能否坚决纠正错案、包括有瑕疵的行政案件,在一定程度上才是对法治进程的最好考量。

长沙市人民政府所属各行政机关,除工商局等个别部门外,均集中在市府大楼合署办公。因而位于市府行政区域内的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按管辖原则,几乎统管着全市所有行政案件初审。有资料表明,凡是由该院初审判决的行政案子,上诉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极少有被推翻的,因此相关政府曾几度表彰其是“阳光法院”,而老百姓则戏称为市政府的“360安全卫士”。

近日,在这家非同寻常区级基层法院的司法解释词典里,却又多出了一项法院“管不了”的行政诉案。

20106月,经过几番周折,这家法院终于对一起简单的行政纠纷立了案——市内一家民间商会状告其登记发证机关民政局侵占该会集体财产。案件看似复杂但却十分的明了:被告于2007325日,以该会要“责令整改”“换届选举”为由,扣押其登记证书、行政公章、银行印鉴;至2010514日,则又以该会未能完成“换届选举”不进行“年审年检”为由,行政撤销了这家商会的登记资格。被告就这样通过两次行政行为,凭借扣押的银行印鉴等,实现了侵占该会上千万的集体财产的权力打劫。

当然,被告行为是否构成非法侵占,可以由司法机关进行裁决,这正是《行政诉讼法》的立法本愿。对此,该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三条又进一步原则规定:人民法院依法对行政案件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这里有必要顺便提及,之所以强调这家协会是民间商会,是因为该会不属于那类与官方有着千丝万缕的挂羊头买狗肉官协,它没有任何官方背景,包括人员任职、经费来源、所提供的服务,可以说是社会团体的纯爷们

法院判决倒是判决了,法官来了一个不审理判决。即将被告第一次行政行为弃之不审,完全背离客观事实和避开对被告所有不利证据,只单独审理了被告作出的第二次行政处罚决定。该院在判决书判道,“原告将违法行为产生的责任归就于被告,与事实不符,且无法律依据”、“原告诉请归还被被告于20073月封存的证照、印章的诉求,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本院不予处理”。最后,法院竟判令原告违规,驳回其诉讼请求,也就等于确认了被告侵占集体财产行为合法。正如文前所指出的那样,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原判,以其终审生效判决的形式,给了这个拚死也要讨回集体财产的商会重重一击。

如此判辞,如此法院,用尽荒唐”“无耻之类的词语,己经无法表达对此的出离愤怒了。这个某些法院创造性判案,敢于将不法、不轨的奇迹变为现实的年代,不知道不日将修改的行政诉讼法会不会承认这样一种判决。于普罗大众而言,既然有幸生于这个可以民告官的年代,又何妨惧于某年某地某法院给予我们无法理喻的裁定。至少这家法院的判辞给了维权者一个说法,也不枉在这茫茫尘世留下一点对人民法院的新鲜认识。

刷新了一次判决,却又剥夺被害人的法定权利,这才是枉法者的最可恨之处。为阻止原告要求对漏审行为重新立案,岳麓区法院搬出了所谓“超过法定时效”不予立案的司法标准。该院立案庭徐江红副庭长对此司法解释的理解是:对不履行告知义务的行政行为起诉不能超过两年”、具体时间是从“行政机关实施行为的当日算起”,且向行为作出机关和行政复议机关提出的申诉“都无法定效力”、只有向法院提起的行政诉讼“才算合法有效”。

法官这番与当事人解释让人伤痛不已。说白了,按这位女法官的解释,民政局截留的集体资产,在两年内,商会向其他行政机关申诉,而没有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致资金追讨不回,这些资金就归民政局!

遭原告强烈驳斥后,这家法院干脆甩出一句法院不会听到的话:“法院管不了政府”“你爱到那里告就去告吧”!死活就是不给立案。

违法行为的纠正,竟有时效规定,这又是这家政府“卫士”法院的一项创举。倘若如此,行政权力凭以时效规定对相对人自上而下地把玩,地方民政局仅仅倚仗这种不靠谱的解释就自动成为民间组织集体财产的独裁者,这该要何等的怒其不争啊。特别于合法登记的行业协会,象征了社会管理组织在权力面前的彻底崩盘,民间协会何尝不会成为权力盛宴?

从“弃案不审”,到“超过时效”,再到法院“管不了政府”,这也许同样只是一则不那么吸引眼球的新闻,但其中那些悲壮的血色,足以让人不寒而栗。现实已径远远比谬误的司法觧释更荒诞。

“超过了法定时效”,只是枉法者的借口,而“法院管不了政府”,才是维权者的噩梦。民众一方因得不到法律救济,就丧失了自主、权利、尊严,而权力一方却凭以法官的一句屁话,就任意地滥权、渎职、犯法,他们的权力与我们的权力,好像并不在一条路上。相信这样“管不了政府”的人民法院就如同让人“法定时效”司法解释一样,那是对公众无聊的愚弄,而仅存于时代的法治弱弱的信心,再经不起现实粗鄙的反复嘲弄。

长歌当哭。法院判辞应是一种法律权威,司法解释也应是另一个法律读本,岂能被这帮法官糟踏成这样子,很土气、很霸道、很暴力呢?

作者   食话实话    黄建军   2012526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