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长沙市岳麓区法院还是人民法院吗?(纪实)  

2012-04-09 07: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人民法院,我一直怀有一种敬畏之心,不光敬畏法律的威严,还敬畏法官的公正!

     我无法忘怀这样一桩官司,那是发生在十八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弃教从商,在长沙有名的集市下河街经营一家食品商贸公司。一日,老客户涟源钢厂向我公司订购拾箱白沙牌香烟,在我为货源犯难之际,恰巧结识了由省人大离退老干开办的银发(诣音:人发)公司一位向姓负责人,他给我安排了公司的一名叫李鸿的业务经理帮我的忙。银发公司立马向省烟草公司出具了一张省人大老干要烟的介绍信,拾箱烟很快弄到了。谁知,李鸿是中建五局李总的亲戚,受聘于银发后,专干些坑蒙拐骗的勾当。他把真烟以高价买给了下河街的商贩,又用低价购了拾件假货塞给了我。

我将官司打到当时还称长沙市西区法院的通太街法庭,被告是省人大老干办银发公司。

那时,还没有民告官的提法,只知道省人大的权很大,打这官司没有任何把握。但受理此案的彭新智庭长、邹晓波法官,毫不含糊,硬是判了省人大银发公司输了官司还要赔钱。银发公司倚仗权势,以李系骋用人员为由不服提出上诉,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顶住了各种压力,很快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栽决。

你说,这样的基层法院,这样的办案法官,能不受人敬仰与尊重吗?

而今,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的前身就是这家长沙市西区法院,西区法院的大部分法官都在这家岳麓区人民法院工作。如彭新智庭长在该院当任办公室主任,邹晓波法官也在院里出任行政审判庭庭长。

也许我命中与“法门”纠葛,十五年后,我再次踏进了这家法院的大门。

20106月,我以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法定代表人的资格,将长沙市民政局违反行政处罚的法定程序实施强制措施引发强制侵权的行政案件诉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

说句实话,我对这桩官司一开始就充满了信心。并非以为自己政界有一两个熟人、认识一个两领导,就沾沾自喜而不自量力,而是我的牛脾气使然:法院和法官总不会把老鼠当花猫吧!还有另一种缘由,我不能不打这桩官司:民政局在对商会的具体行政行为中,不经司法栽决,超越职权,在20073月第一次行为采取“限制活动”“收缴证章”的两项行政强制措施中,将商会存储有上千家会员企业的应交会费及活动资金等合法收入的银行印鉴强行收走。商会资财是集体财产,我这个民间商会的法人将成为这个行业组织的共同被告。

经商不学法寸步难行,打官司不懂法受人欺侮,维权不依法得任人摆布。为了打嬴这场官司,我几乎放弃我的一切,牺性了我的全部。灯下,见证着我熟读《行政处罚法》《行政诉讼法》的身影;路上,留下了我往返省市与法制有关等权力机构的足迹。自以为有了法律的营养,又赶上湖南依法治省的好时光,我义无反顾的豁了出去,其结果又当如何呢?结果就摆在那里,我一直深信的这家人民法院用白纸黑字的判决结果,击碎了我对法律的敬畏!

被诉民政局多处涉嫌循私舞弊渎职侵权、放纵权力乱施处罚、阴阳执法权力计算、公报私仇打击报复、超越权限滥权渎职、以权敛财贪赃枉法、夸大事实虚假举证等违法,他们最后把行政行为人的违法行为审成了行政相对人违规行为,把行行为人的无效具体行政行为审成了有效具体行政行为,把行为人本应面临的严重法律后果审成了无需承担一点法律责任……无不显示出司法对腐败恶权的放纵!对公民权利的侵害!权力成了他们的私家财产,法院成了他们的护家打手!

观于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在此案审理过程的事实认定、适用法律法规、所循程序的不当表现,完全可以得出结论:一审关于“原告将违法行为产生的责任归就于被告,与事实不符,且无法律依据”、“原告诉请归还被被告于20073月封存的证照、印章的诉求,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本院不予处理”的判辞,纯属枉法之谈;终审认为“原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恰当”的裁决,更是荒唐之极,根本没有司法正义。

这样的基层法院还象人民法院吗?我知道,现在国家在整治网络谣言。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对外一直宣称他们是“阳光法院”,这难道不就是湖南司法界的最大谣言?

作者:食话实说  黄建军  201248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