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长沙市民政局是打劫还是抢钱?(纪实)  

2012-04-04 15:5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系列有共同特征的行政措施的总和,称做具体行政行为,尽管它可以以多种形式出现,但都是法律行为,原则上均得用“要式”表达;不符合法定程序和形式的,是违法行政行为,要撤销。基于违法重大而明显,有一种具体行政行为被列入无效行为,为此行政机关应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

在长沙有一个民间商会,就因遭遇到这样一起无效行政行为的侵害,与其登记管理机关引发了行政纠纷,最后彼此对薄公堂。

2007年3月25日下午:作为行业协会的登记发证机关长沙市民政局,联合其业务主管单位市商务局,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定程序和正当形式的情况下,仅向该会负责人黄建军口头宣读《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 长民发 20号)的红头文件,就当场实施了“限制活动”“收缴证章”两项行政强制措施,并将该会存储有上千家会员企业的应交会费及活动资金等合法收入的银行印鉴强行收走。

不必细究,这样的行政行为,存在诸多违法之处。第一、处罚主体违法。(1)无相关处罚权:根据民政部《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1998年实施)和《湖南省行业协会管理办法》(2006年实施)第三十三条规定,做出行政处罚的只能是登记机关,而此次处罚却包括无处罚权的另一执法主体市商务局;(2)无强制执行权:收缴协会银行印鉴是行政强制执行,登记机关无权不经法定程序和取得法定授权,直接执行当场收缴该会银行印鉴的行政强制措施。(3)无财产处置权:收缴银行印鉴后并未履行“封存保管”法定职责,收缴人成了承兑帐户资金的合法者,可不受限制地任意截留存款资金。第二、超越权力滥用职权。(1)超越权力范围: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湖南省行业协会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登记机关无权直接对行业协会的财务问题做出处罚,应当接受财政、审计行政部门的监督;(2)滥用行政职权:将行政监督检查与行政指导的行政行为,通过施以行政处罚与行政强制的方式实现,构成了严重的渎职侵权,该会“如期换届”“限时整改”的义务不可能在“限制活动”“收缴证章”的强制下履行;(3)不履行法定职责:该会在银行所开立的基本账户,所保管的活动资金及合法收入是商会集体成员的公共财产,被申请人不尽保管之责凭由个别官员任意处置,导致商会资金流失,至今去向成迷。第三、无事实依据及证据。(1)捏造事实及证据:民政局纠合急于成立由权力掌控、第二个市食品协会(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的市食品药品监督局,编造“红头文件”中所声称的部分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的“举报信”和“市长批示”;(2)事实未经调查与查实:“红头文件”中所声称的“自2006年7月份以来,……”和“根据调查了解,你会现存以下严重问题:……”(引文件原文),在下达行政决定前,当事人毫不知情,民政局也未就此进行过任何调查、核实及确认,更未告知当事人有要求听证的权利及组织听证会。第四、不遵守法定程序。(1)没有履行告知义务:民政局在作出行政强制前,不仅没有履行行政告知义务,反而釆取虚构事实的欺骗方式(谎称对该会现场年检,要求备齐证章,在办公室等候);(2)没有组织听证:民政局不就该会所谓违法事实及证据举行听证,剥夺了申请人的陈述、申辩等应有权利;(3)处理决定送达方式错误:“红头文件”虽向会长宣读,但原件没有交会长签收确认,直至2010年4月30日对申请人进行第二次行政处罚的听证会上,才作为证据材料交出;(4)不履行法定手续:当场收缴行为执法人员没有执法证,也没有一人未出示执法证件;收缴物品未开具收缴财物清单,更没有履行当面“封存”手续。第五、处罚无法律依据。(1)以权代法目无法纪:民政局把“按照市领导的批示精神”(红头文件原语)充当法律法规使用,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整个条例全文和商会自制《章程》作为行政处罚依据,“根据《条例》和商会《章程》的有关规定,经研究决定:……”(文件原文):(2)以权压人滥于施法:换届选举是商会内部事务,用公权横加干涉,施以执法威逼,“如届时未完成换届选举或从事对外活动,则由业务主管单位和登记管理机关依法查处。”(引用红头文件);(3)以权抗法权力强制:当场收缴行为中,民政局不仅拒绝听取黄建军会长的陈述、申辨,该局民管处刘洪娟处长反而指着文件对会长进行口头威胁,“我们按市长批示执法,证章你不交也得交,由不得你!否则立即登报撤销商会”,(刘洪娟语,会长黄建军曾拒绝过刘洪娟要其在商会替她退休丈夫安插工作,有利害关系,刘无执法证)。第六、不符合法定形式(1)要式行为不要式:部门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行政处罚,行政机关内部红头文件更不能进行行政处罚,民政局凭以一纸红头文件,实行行政强制,实乃行政权力暴力;(2)书面形式不合法:处理决定书没有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格式要件制作,没有载明必须载明的具体事项,以致当事人不知自身权利受到侵害。

根据行政处罚一般合法要件,结合长沙市民政局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实施过程,该行政行为主体不合法、滥用超越职权、处罚无法律依据、事实及证据明显不足、不遵守法定程序等多个违法事实,足可认定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严重,且达到重大而明显程度,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和公定力,是一起彻头彻尾的无效行政行为。

但该会却在如此行政权力强制与威胁下,加之民政局所凭的是没有要式格式的内部红头文件,未曾意识到自身权益已受其害,没有对该行政行为采取抵抗的权利,并在对“限期整改”“如期换届”质疑的情况下,切实有效并长时间内履行了上述两项强迫下的不合法的行政义务,以图商会生存下来,不让行业组织毁于一旦。而做出该无效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事后并没有采取追认、转换、作为等补救措施,相反还不断迫使当事人无奈承认与被逼接受,正是在此背景下,该会完成了高额成本和沉重代价的履行义务过程,由此也给民间商会造成了合法权利损害和巨大经济损失。

基于这次行政行为的内容是不可能履行的,该会显然无法满足该具体行政行为所规定的义务,(民政局拒不给其办理年检,拒不承认其己完成的换届选举,拒不恢复其正常活动),百般诉求根本得不到响应,便将事件经过向省市有关部门投诉举报和新闻媒体进行公开曝光,由省、市纪委调查后,民政局一方面继续掩盖事实,欺骗纪委督查及媒体监督,另一方面对商会大搞权力打击报复,以逃避行政违法责任。

民政局眼见第一次无效行政行为没有达到目的,于2010年4月15日,启动了对相对人第二次行政强制措施:以其“长期不按商会章程开展活动”“自2007年以来连续三年未参加年审年检”等根本不成立的违法事实,滥用公权力,由公安干警现场监护,在市民政局小型会议室,威逼会长黄建军在《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2010 长年发22号)》上签字;4月30日形式上“听证”后,于5月14日,扩大行政处罚幅度,对该会作出了撤销其登记的行政强制措施(2010 长年发42号)。

由此可见,该局对该会实施的第二次行政强制行为,完全建立在第一次自身违法的无效行政行为之上,民政局利用行政行为的强制力,辅之以权力胁迫,通过对商会原有权利的消灭,以摧毁其合法主体资格的非法手段,达到自身逃避违法责任的目的。因而,第二次实施的行政强制,毫无合法性正当性可言,充分暴露出权力打击报复、滥权渎职侵权的腐败行为,己经到了今人发指的程度。较之于第一次行政行为,第二次行政违法行为有过之而不及:循私舞弊渎职侵权;放纵权力乱施处罚;阴阳执法权力计算;公报私仇打击报复;超越权限滥权渎职;以权敛财贪赃枉法;夸大事实虚假举证……无不显示出民政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权力放纵,以及无效行政行为给政府行政与公民权利所造成的严重恶果。

市民政局两次实行的行政强制行为,给民间组织造成了上千万的经济损失,并将三百六十多万元的集体债务全部转嫁到了黄建军个人身上,严重侵犯了社会组织食品商会及民间人士黄建军的合法权益,由此引发了行政诉讼,并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是民政局不知无效行政行为的违法严重?还是地方法院不会审理涉及行业协会无效行政行为这样的行政诉案?显然都不是。

长沙市民政局实施的第一次具体行为,依法律法规不难判断,其行为具有严重瑕疵,该瑕疵所产生的一切后果无需明智者也能作出裁决;依一般公民之理性和经验,也能指出它的违背常识和人性之处。

依程序法的规定,该具体行政行为致使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公民、法人或者组织,可以在任何时候主张该具体行政行为无效,有权国家机关可以在任何时候宣布该具体行政行为无效,行政机关在任何时候都应承担无效行政行为的法律后果,因为无效行政行为至始至终不具有确定力。

民间商会作为无效行政行为的受害者,于2010年6月21日,正式将登记管理机关诉诸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但一、二审置第一次无效行政行为不顾,对违法严重的具体行为弃之不审,不以事实审案,不依法律法规办案,不照司法程序判案,致使此案构成冤假错案,公然包庇行政违法行为,有损法律权威司法公正。

至于民政局在给长沙市人民政府法制办行政复议处对此无效行为进行审查的《回复函》中称“…,当时,该商会对此并无异议,也一直没有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出行政诉讼。……因此,黄建军目前提出复议问题,没有法律依据”的说法,真是无赖之言;一审关于“原告将违法行为产生的责任归就于被告,与事实不符,且无法律依据”、“原告诉请归还被被告于2007年3月封存的证照、印章的诉求,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本院不予处理”的判辞,纯属无稽之谈;终审认为“原审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恰当”的裁决,更是荒唐之极。

长沙市民政局将无效行政行为变成了“有效”,倚仗是权力强制,凭以明目张胆地与民争利,让以权敛财披上合法外衣,这种实施行政监管的行为,和公开“打劫”绑票“抢钱”有何区别?地方两级法院将违法无效行政行为审成了“合法”,也倚仗了司法特权,为了庇护恶权枉法继而官官相护,不惜肆无忌惮地践踏国家法律,剥夺公民应该享有的法定权利,这样审理行政案件的法院,又那有一点像人民法院的样子!

基于相关法律规定与自身权利保护,该会己就此案的司法审判过程及其结果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的申请,同时再次向包括省人大司法督查在内的等有权机关提出审查此无效行为的诉请,商会主张极尽所能寻求其他救济渠道,相信法律会有公正裁决!用挂在会长黄建军嘴上的那句口头禅说,“舍得一身剐,也要把贪官污吏拉下马!”

对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审查,是有权机关审理行政案件的核心内容,也是行政诉讼的一项重要原则,而以何依据来衡量被申请人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则是对具体行政作为合法性审查的关键。该会的努力没有白费,此案终于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与重视,他们等待的那一天也许不久就会来到!

同时,民间商会再次呼吁:希望所有的有权机关切实履行行政监督职能,排除行政权力非法干抚,严查此案背后的权力腐败行为,以维护法律及法治公正,彰显社会公平正义!

本文作者  食话实说  黄建军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