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为何要对行政抗诉案大摆鸿门宴?  

2012-12-15 16:0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为何要对行政抗诉案大摆鸿门宴?

     十八大召开前,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很仓促地终结了对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状告长沙市民政局行政违法案的行政抗诉申请审查。该院经过长达三个月的所谓审查认为:本案不符合《人民检察民事行政抗诉案件办案规则》规定的提请抗诉条件,决定不提请抗诉。

长沙市人民检察机关向这家不畏权势的民间商会裁定下达如此这样一份号称司法权威的决定书,既在意想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诚如市民政局早先预计的那样,此案只要不走出长沙市行政区域范围,就不可能有翻案的那一天。

但人们对于这起看似极为普通的行政违法案的背后,想不到权力魅影这么活跃,想不到官官相护这么嚣张,想不到循私枉法这么严重,想不到法治之路这么艰难……

需要知道,这起行政违法案究竟是怎么样的行政违法?2007年3月25日,行业协会发证机关长沙市民政局纠合业务指导单位长沙市商务局,谎称“对协会商会进行现场年检”,一班人突然赶到市内最大商会的办公场所,向其负责人口头宣读一份《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长民发20号)红头文件,随即按红头文件的决定,在无任何法定程序下,责令该会停止活动三个月并现场强行收缴证、印。三个月期满后,商会无数次提出口头或书面申请,要求民政局对“整改”及“换届”结果进行验收并归还收缴的证印及资金,但是,市民政局竟然不予理睬,致使该会无法办理年检及继续开展商会活动。商会对此不服,四处投诉并网上发帖,民政局竟以商会“连续三年不参加年检”“拒不接受行政机关的检查监督”为由,于2010年5月14日撤销了商会登记,而后又拒绝对该会进行财产清查,将其被冻结的银行存款据为己有。至今,商会存储有上千家会员的会费及活动资金等巨额合法收入的银行印鉴等仍被民政局强行扣押,民间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犯。

还要知道,这样的行政判决究竟是怎样的司法不公?也就是在2010年6月21日,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将长沙市民政局行政违法行为诉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法院在庭审中却绕开市民政局不依法定程序非法实施行政强制措施的违法事实不审,只审理认定商会三年没有进行年检的所谓违规行为,在(2010年长岳行初字第033号)行政判决书中判决道:“商会诉请民政局归还被扣押的登记证书、行政公章、银行印鉴不在审理范围,本院不予处理”,“商会证章被扣不能进行年检与事实不符”。这是什么样的行政判决,堪称行政诉讼史上一份最无耻与最卑鄙的行政判决书。商会对此不服,上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同样以行政机关侵犯行政相对人财产权不由法院审理的荒谬理由,驳回了商会的上诉请求。

也要知道,人民检察机关为何会如此栽定这一行政抗诉案件?商会在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信访中,明确了两条维权途径:一是对法院漏审的行政行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二是对侵吞集体财产的行政行为向检察机关控告申诉。商会原本就不相信长沙市的司法机关,决定向省检直接申诉。申诉前,不断在红网百姓呼声等网站发帖。就在此时,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周礼文处长以“检察官”的身份,在商会会长食话实说的文章后留言,建言商会就此案向市检申请抗诉。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商会,立马将申诉材料送至了市检,市检不久便正式立案进行审法。然而,民间商会这次绝没有想到,维权路上又遭遇了鸿门宴。原来,申诉是维权的最后法码,如果这道坎不能过,商会不服也得服,那怕你再会喊冤,也无济于事。这招真可谓用心良苦:行政违法行为将被司法机关用法律当作外衣包裹得严严实实,你敢再说司法机关已经沦落为权势的保护伞,检察机关则可对你以“诬告诽谤”罪提起公诉;而这个检察官则可在网络举报中大出风头,把自己乃至检察部门精心打扮、精彩表演了一番。

更要知道,原本查处贪官污吏的检察机关为何要替权势大摆鸿门宴?那就请看清长沙市民政局和长沙市人民检察院的权力人物路径:长沙市民政局现任党委书记丁文(女),原为长沙市望城县委常委,与负责查办此案的长沙市检察院民行处谢丽梅检察官(去年从望城县检察院调入)同为老乡;长沙市民政局现任局长曹再兴,原为长沙市岳麓区区委常委法工委主任,与直接领导查办此类案件的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周礼文处长(前年从岳麓区检察院调入)同为幕僚;长沙市民政局直管行业协会工作现任副局长何水军,原任长沙市委、市人民政府秘书(前年从市政府调入),曾当过长沙市现人大主任余合泉的秘书,与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此案审判长苏舸飞法官为铁杆盟友……,如此魚网般的关系,别说是公、检、法三家共裤连裆,就连一个地方不同机构的官员,往往都会同出一个屋檐,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的地方检察机关,会为群众的利益去抗诉他们自家人吗?

别被“人民检察”四个字晃了眼昏了头。真正的现实面前,任何行政违法案的“行政抗诉成功”都是笑话;任何检察机关的“依法监督行政判决”都是扯谈。当下的法治进程中,别只是关注那些浮出水面的公然偱私枉法行径,还应该看到众多奄奄一息的不畏权势者:别只顾指责法官们的多行不义,还应该看到其背后的权力魅影。

 食话实说  黄建军  2012.12.15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