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网易考拉推荐

谁该为民间商会上千万的损失负责?(纪实)  

2011-08-02 09:3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该为民间商会上千万的损失负责?(纪实) - spjxsh -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一直以来,民政局是接纳社会组织的公认场所,已成了惟一使民间协会“合法”与“不合法”的特权领地。以下记叙的是一个民间商会的遭遇,告诉了人们这样一种现实: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体,没有权力也就只有哭泣的权利。

 

一纸红头文件将一个民间商会划地为牢

二00七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长沙市内一家知名的行业商会在全不知情下,被一份极其罕见的红头文件现场强制执法,由此引发了一场被称为本市最具影响的行政诉讼。

这份红头文件由行业协会的登记发证机关市民政局和挂靠单位市商务局签发,全称为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 长民发 42号),文件名头虽采用了“关于…”“…的决定”之类的行文惯用格式,却明显与行政机关对行政相对人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相悖,也缺乏行政处罚的合法性,法律漏洞随处可见。譬如,立案调查与结论,行政听证及复议,全然没有这类基本的执法程序。

然而,这份看似不是行政处罚决定的红头文件,却针对食品商会实施了两项行政强制措施,即“停止对外一切活动三个月”和“商会登记证书和印章交登记管理机关封存保管”.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印章包括商会行政公章和银行印鉴各一枚,收缴的印章也未封存保管,一直锁在民政局刘洪娟处长的抽屉里。

文件最后一款规定更令人汗颜。“如届时未完成换届选举或从事对外活动,则由业务主管单位和登记管理机关依法查处”。

你要人家“限期整改”,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换届选举”的法定义务。“换届选举”得依商会《章程》进行,何时又成了权力规定。再说“对外活动”,同样充满险恶。商会要完成“换届选举”,何以不“对外活动”?而且文件强行商会“届时完成”,否则将面临的法律后果是“依法查处”。这哪是管理部门行使行政监督之责,明摆着就是要将商会置于死地。

可怕的事情往往在后头。这个被登记管理机关一直宣传为“全市先进商会”,转眼间就由这份“限期整改”的红头文件整成了“翁中之鳖”,这种“划地为牢”的执法“钓鱼执法”恶毒百倍。

商会不动,就会“未届时完成换届选举”;商会一动,就会被指“从事对外活动”;三个月的期限也就变成了“此罚绵绵无绝期”。所有这一切,全凭市民政局社团处刘洪娟一张嘴巴说了算。

 

又一次行政强制将这个民间商会化为乌

生活还得继续下去。食品企业好不容易扎堆抱团,怎能说垮就垮了呢?为此倾尽全部心血的首任会长黄建军,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掏空自己的一切,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把商会办下去。

在二00七年三月至二0一0年五月四年间,黄建军已经记不清给相关部门寄出了多少份反映问题的材料,也记不清给民政局打了多少次要求验收的报告,更记不清与商会主要成员作了多少次诚心实意的交流,当然他更记不清为此熬了多少个寝食难安的日夜。在有关领导面前,他只能委曲求全;在刘洪娟面前,他总是言听计从;在企业会员面前,他还得死撑活杆;在亲人朋友面前,他更要强装欢笑。

商会要生存,首先得解决经费,用以支付员工工资、租用办公场所、印刷宣传资料、应付上级检查、召开大小会议、准备行政诉讼等。银行印鉴都没了,哪还有收入进帐,一分钱的会费都收不上来了。

穷途没路的商会,黄建军筹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自筹,要么借款。会长通过注销自己经营十年的长沙市宏达食品公司抽走全部净现,变卖了自己湖南师大医学院的唯一福利分房,最后连自己母亲的养老金及父亲的抚恤金都掏空了。能借钱的都借到了:姐姐妹妹的、同学朋友的、远方亲戚的。也许是一片诚心感动业界同仁,他们纷纷解囊相助。二00八年八月,耗资百万由会员企业支持的湖南食品商务网行业门户网站又正式上线对外营运了。商会看到了一线生机。

但没过多久,不幸再次光顾。也就是在此时,由长沙市民政局正式批准筹备的市食品行业协会正式挂牌对外活动了。致命的是,民政局对外声称食品商会即将注销,由食品行业协会取代食品经销商会。他们还把食品商会会员用权力召集到食品行业协会。这也就是民政局为何执意要将商会整死的主要动因。

黄建军实在气不过,只能向市纪委投诉了。市纪委不仅未予立案查处,反倒把揭发材料转到了民政局。二00九年七月开始,商会会长便在全国各地知名网站进行实名举报。民政局在以后的日子,就开始对商会大搞打击报复。

直到二0一0年五月,一切准备就绪后,民政局又签发一份对食品商会行政处罚,正式决定撤销食品商会的登记。食品商会的违法事实是:自二00七年后连续三年不参加协会的年审年检,拒不接受登记管理机关的监督检查。

撤销登记,这是更严厉的行政强制,意味着商会给彻底报销了,离注销登记最后的法律程序仅差一步之遥。

商会撤销登记,其损失也就不存在了。商会四年间上千万的各种合法收入不仅打了一个水漂,而且还让你状告无由。至于黄建军会长为商会形成的三百多万债务,那是黄某个人行为,与民政局无关!

 

一千万行政侵权损失最终应由谁埋单?

黄建军会长四年的努力,不仅没能救活商会,而且让自己背了一身的债务,这辈子恐怕都不能还清。最使他绝望的是,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给他以资助的商会会员,给他以借钱的亲朋好友,昔日会长如今成了一个罪人啊。

在黄建军提出要由民政局负责赔偿行政强制侵权损失时,民政局的官员就给出了这样的法律解释:行业协会是非营利社会组织,根本就不存在获利可能。民间商会不能有自己的收入吗?就得年年亏损吗?民政部《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为何要规定协会商会的收入合法性,商会亏损会由政府拨款解决吗?民政局如此高论,显然是对相关法律的践踏。

在食品商会“还我商会,还我会费”的一片呼声中,黄建军迫不得已向民政局所在地的长沙市岳麓区法院提起诉讼,一纸诉状将民政局告上法庭。

可悲的是,岳麓区法院竟颠倒黑白,将被告行政强制侵权违法审成了原告不参加年检行政违规,明目张胆地庇护权力部门行政违法行为。民政局的委托代理律师,一、二审法官心里很清楚,决不能让民政局输官司,否则将要承担巨额赔偿。

一起典型的滥用行政执法权、滥用行政监管权、滥用行政处罚权、滥用行政许可权的以权谋私职务犯罪行为,在纪委不作为、在法官不讲法的权力腐败下,就这样被捂紧了“盖子”。

官员缺德导致腐败,民政局的官员还缺良心!你们旗下不是有慈善会、福利院、救助站吗?难道就为了你们不赔钱,当官的还要继续为“人民币服务”,就得如此狠心将一个民间人士整得流离失所吗?你们的善心哪里去了?你们的义行又到哪里去找?

长沙市长为了群众利益与老百姓坐在了一条板凳上,长沙市民政局局长的屁股又坐到了何处?

 

(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  食话实说  黄建军 2011.8.1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