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食话实说 反贪就是爱国

黄建军 博客

 
 
 
 

有道博客搜索

 
 
 
 
 
 
 

湖南省 长沙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本人做过大学老师,办过贸易实体,当过商会会长。但成事不多。最令我难堪的是:别人跟我打招呼,乱给我称呼。叫我黄老师吧,我曾经误人子弟,叫我黄老板吧,我缺的就是钱,叫我黄会长吧,分明是说我讲话啰嗦,会开得长,叫我老黄啰,我自认为还没有进入老年之列,正是男人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光! 本人【食话实说】在人民网、新华网、搜狐、网易、华声、精英博客、星辰在线、百度空间等各知名网站建设有博客,大量博文已被各大网站置顶、加精、推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中国中央电视台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精彩摄影作品

 
 
相片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星座卡片

 
 
星座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魔方

 
 
该服务已关闭!
 
 
 
 
 
 
 
 
长沙市民政局滥用职权持续侵权没有任何理由不被追诉

关于时效制度的规定,在行政诉讼中历来尤为重要,有时成为解决行政争议的前提条件。根据时效制度的规定,当事人能够向人民法院对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应在其有效期限内,超过了这一期限,当事人就丧失了起诉权,特别是胜诉权。如此规定,既是为了有效保护行政机关管理活动的效率,也是为了及时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2015年6月7日,也就是在新的《行政诉讼法》刚刚实施之际,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针对长沙市民政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诉讼。原告商会诉称:2003年7月19日,原告经业务主管单位长沙市商务局审批,由被告登记管理机关市民政局依法予以“社会团体(法人)”行政许可登记。2007年3月19日,被告假借《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长民发20号,以下简称“责改令”),超越法定授权,实则对原告实施现场强行收缴其登记证书、行政公章、银行印鉴的行政强制措施,致使原告既无法开展活动及参加年检,又造成原告行政许可完全失效,并由此发生集体财产损失2,835万元。2010年5月14日,被告竟然以原告未年检为违法事实,未经业务主管单位同意,再次超越职权撤销原告行政许可登记(2010长民发42号,以下简称“撤会令”)。2010年6月17日,原告不服,将上述“责改令”“撤会令”一并诉至法院,但区市两级法院均在不审“责改令”只审“撤会令”的情况下,恶判原告败诉。此后,原告通过信访高院,确认因“责改令”漏审,影响至“撤会令”判决,并给原告建议:对漏审的“责改令”,既可申请复议,也可提

作者  | 2016-5-2 20:26:12 | 阅读(7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措施侵权案该如何收场?〈以案说法〉

前  述:2007年3月19日,长沙市民政局(以下简称被告)对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以下简称原告)作出《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长民发20号 ,以下简称“责改令”)红头文件,现场强行收缴原告的登记证书、行政公章、银行印鉴,使商会行政许可名存实亡。从此,原告商会全面瘫痪,造成直接财产损失2,835万。之后,原告开始漫长的依法维权:数次提出行政申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行政抗诉、行政申诉。然而,历时八年,本案久拖未决……

一、可诉之争

  根据《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被诉必须是具体行政行为,原告才能提起行政诉讼。由于被告联合市商务局联合对原告下达的是“责改令”红头文件,不以行政处罚的法定要式出现,致使许多人认为,它只是一份行政部门的行政命令。细看内容才知道,它不仅是行政处罚的具体行政行为,而且实施的是行政强制措施。原告起初并不想与被告打官司,只是依“责改令”的规定在三个月期限完成“整改换届”。哪知被告总是以各种借口拒绝对原告整改验收,并且一直不解除其行政强制措施。原告百般无奈,只得向省市纪委及相关部门进行投诉。但问题并未得解决,原告于2009年11月23日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起诉。立案庭庭长当面向原告告知了法院不予立案的理由:“责改令”只是临时性行政强制措施,不是其行政行为的最终结果,没有可诉性。原告无法,只得另寻途径。

  二、漏审之争

  被告在原告不断投诉举报下,为打击报复原告,

作者  | 2015-12-29 0:00:51 | 阅读(5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民间商会为何再诉湖南省民政厅?

2015-7-13 15:04:46 阅读64 评论0 132015/07 July13

民间商会为何再诉湖南省民政厅?

民间商会—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法定(以下称原告)代表人黄建军于近日收到开福区人民法院传票:商会不服湖南省民政厅(以下称被告)行政行为案将在7月14日上午9时进行开庭审理。对此,黄建军在“食话实说”博客以及微信等发文,正式回应与此有关的一些焦点问题。

一、本案的基本情况?

原告2015年5月6日向被告递交《行政申请书》,1、请求被告依法查处“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非法社会团体,2、请求被告责令被举报人恢复原告举报人黄建军会长的个人名誉,并责令其向黄建军公开赔礼道歉。2015年5月14日下午2:38分,被告民间组织管理局一陈姓主任对原告黄建军作出回复,声称已将材料移送被举报单位,并由其查处,查处结果也将由其告之。

二、原告为何不服被告行政行为?

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令》第21号关于《取缔非法民间组织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举报人举报的行政行为应由被告依法进行查处,而被告为庇护、纵容下级行政机关的违法行为,竟完全无视被举报人曾经打击报复举报人的事实,将原告举报人的举报材料移送被举报人,并任由自己查处自己,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具体行政行为和处理举报案件的程序均违法。故此,原告特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法院依法审理。

三、原告认为“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为非法民间组织有何事实及依据?

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是典型的权力勾兑的产物。该会于2004年6月由长沙市民政局发起成立,同年12月1日登记注册。其《章程》第三条规定,本会接受长沙市民政局的业

作者  | 2015-7-13 15:04:46 | 阅读(6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民间商会为何再诉湖南省民政厅?

2015-7-13 15:04:42 阅读61 评论2 132015/07 July13

民间商会为何再诉湖南省民政厅?

民间商会—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法定(以下称原告)代表人黄建军于近日收到开福区人民法院传票:商会不服湖南省民政厅(以下称被告)行政行为案将在7月14日上午9时进行开庭审理。对此,黄建军在“食话实说”博客以及微信等发文,正式回应与此有关的一些焦点问题。

一、本案的基本情况?

原告2015年5月6日向被告递交《行政申请书》,1、请求被告依法查处“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非法社会团体,2、请求被告责令被举报人恢复原告举报人黄建军会长的个人名誉,并责令其向黄建军公开赔礼道歉。2015年5月14日下午2:38分,被告民间组织管理局一陈姓主任对原告黄建军作出回复,声称已将材料移送被举报单位,并由其查处,查处结果也将由其告之。

二、原告为何不服被告行政行为?

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令》第21号关于《取缔非法民间组织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举报人举报的行政行为应由被告依法进行查处,而被告为庇护、纵容下级行政机关的违法行为,竟完全无视被举报人曾经打击报复举报人的事实,将原告举报人的举报材料移送被举报人,并任由自己查处自己,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具体行政行为和处理举报案件的程序均违法。故此,原告特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法院依法审理。

三、原告认为“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为非法民间组织有何事实及依据?

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是典型的权力勾兑的产物。该会于2004年6月由长沙市民政局发起成立,同年12月1日登记注册。其《章程》第三条规定,本会接受长沙市民政局的业

作者  | 2015-7-13 15:04:42 | 阅读(61) |评论(2)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将责仼政府践踏成无赖政府(以案说法)

民间商会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因遭登记管理机关长沙市民政局非法行政强制措施致害,向其递交《行政赔偿申请书》,要求行政赔偿2167万元。临法定日期届满,市民政局对商会法定代表人黄建军个人作出了《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

表面上看,民政局是一个很负“责任”的政府行政机关:法定期内,依法就行政赔偿申请作出了决定;决定不赔,也依从法律规定,并说明了不予赔偿的理由。俨然一副“责任政府”的姿态!

然而,稍有法律常识的人就不会忽视其中的细节:赔偿义务机关应该对赔偿请求人依法作出行政赔偿或不予行政赔偿决定。这中间涉及了一个重要而并不复杂的法律规定:也就是说,无论是赔偿义务机关还是赔偿请求人,其主体资格必须合法、有效。

就此案来说,民间商会是赔偿请求人,而该会的法定代表人不是赔偿请求人(当然,如果行政强制措施对个人造成了伤害,个人则同样有权获得行政赔偿)。既然赔偿请求人是以商会名义提出申请,赔偿义务机关就只能对该会作出决定。

但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长沙市民政局为何非要将黄建军个人列为赔偿请求人呢?民政局这招玩得确实够“阴”的了,纯粹是给商会布下的一个法律“陷阱”:不仅将自身滥权渎职逃脱的一干二净,而且还给商会日后依法主张增添了诸多障碍。很显然,商会遭遇到了民政局的“玩弄”。据本案庭审的证据质证显示,商会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民政局如此当“猴耍”了!

市民政局对黄建军个人作出的《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所陈述的理由无可厚非,恐怖的是此决定犯了低级错误。“撤销登记属于行政处罚,社

作者  | 2014-8-25 9:43:48 | 阅读(10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正义不会缺席——民间商会胜诉长沙市民政局

2014-8-4 17:12:18 阅读85 评论3 42014/08 Aug4

正义不会缺席——民间商会胜诉长沙市民政局

今年3月6日,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将长沙市民政局非法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拒不履行行政赔偿责任诉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消息传出,迅速引发一些媒体的普遍关注。7月17日,岳麓区法院对此案依法作出了《行政赔偿判决书》(2014 岳行初字第00046号)。“依据法院判决下达判决书,长沙市民政局就食品商会提出行政赔偿申请于2014年1月8日作出的《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在法律上已经失效了,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的诉讼取得了胜利。”近日,该会会长、法定代表人黄建军,对案件进程、判决结果及胜诉意义作了简要介绍。

法院判决结果?

岳麓区法院于3月6日受理本案后,于3月1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于2014年4月28日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和质证,于2014年5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黄建军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华,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闵白秋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判决结果如下:

一、撤销被告长沙市民政局于2014年1月8日作出的《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

二、驳回原告黄建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长沙市民政局承担。

法院在作出上述判决时,给出了以下事实和理由:

虽然被告长沙市民政局对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作出了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但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至今未注销登记。根据《民政部办公厅关于社会组织撤销登记有关问题的复函》〔2008年11月6日民办函2008第225号〕:撤销登记属于行政处罚,社会组织撤

作者  | 2014-8-4 17:12:18 | 阅读(85) |评论(3)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被诉行政违法的背后

2014-7-16 17:15:54 阅读909 评论1 162014/07 July16

长沙市民政局被诉行政违法的背后

不难想象,一个民间商会诉其登记管理机关行政违法,是多么的不寻常之举,而这起行政诉讼案背后所折射的问题,才更值得人们去探究与追问。

历时四年,这一民间商会黄建军会长以“食话实说”为网名,数以百计的发帖,陈述的基本事实是: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自2003年7月登记以来,一直合法开展活动。2007年初,作为商会的登记管理机关长沙市民政局,为扶植另一行政机关成立“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权力协会,竟然伪造群众“举报信”,捏造市长“领导批示”,采取非法证据,不经任何法定程序,仅凭一纸“责改令”的红头文件(责令限期整改的行政处罚),当场强制收缴商会的登记证书、行政公章及银行印鉴,由此造成商会完全瘫痪,取而代之是政府权力部门的“官办协会”。商会的不服与抗争,换来的却是市民政局超越职权作出的一张“撤会令”(撤销商会登记资格的行政处罚)。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商会被撤后,民政局还不许其进行财产清算,清理债权债务。如此一来,商会因遭受“责改令”之害,所造成的2167万的直接损失自然成了一笔“烂帐”,商会665万元的集体债务也就全部落到了黄建军会长的“头上”,至于黄建军个人先后为商会投入的426万资金更是全打了“水漂”!

依事实,民间商会要打赢这桩官司并不难。但是商会最终还是没能胜诉,甚至可以说,输得一败涂地。

“任何行政处罚,既要体现实体公正,又要实现程序正当。”这种“法治思维”,己经无法透视这场民告官案背后的权力魅影!

曾几何时,没有哪一家由行政机关主持的行业协(商)会不是权力分管领域的“自留地”,纯民间

作者  | 2014-7-16 17:15:54 | 阅读(90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对长沙市人民政府法制办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复议申诉

行政复议申诉书

申   诉  人: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

原注册地址: 长沙市解放西路18号城市经典628大厦

法定代表人: 黄建军,  职  务:会  长,

电      话: 13808418498,13607433315;

被 申 诉 人:长沙市人民政府法制办

地       址:长沙市岳麓大道218号市政府办公楼五楼

法定代表人: 胡衡华,  职  务: 市  长。

复议事项:

请求责令被申诉人按法定要求及其合法程序依法对申诉人组织财产清算。

事实与理由:

申诉人自2013年10月以来,多次向被申诉人提出申请,请求其对市民政局拒不履行财产清算的法定职责的行政行为进行政复议。第一次被申诉人于2013年10月11日对申诉人作出的《法律释明函》(长政法释2013第381号),宣称:“无证据证明你提财产清算在法定时效内,你所提行政复议申请本复议机构无法予以受理”;第二次被申诉人于2014月1月

作者  | 2014-7-7 20:54:02 | 阅读(187) |评论(4)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被诉2167万行政赔偿案开庭审理的辩论陈述

2014-6-28 15:08:21 阅读133 评论0 282014/06 June28

长沙市民政局被诉2167万行政赔偿案开庭审理的辩论陈述

审判长、审判员:

我代表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以原告身份对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侵权依法提起赔偿诉讼,为了切实维护我民间商会的合法权利,在今天的庭审中,特就本案关键事实及法律依据,再作陈述如下:

通过四月二十八日的质证审理,以及刚刚进行的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是非曲直已有定论。不管被告如何诡辩,但他们滥用公权、无视法律规定及其法律程序,非法对原告进行报复迫害的行为,已经形成并造成损害结果,侵权事实成立,原告索赔有据。我相信,凡是亵渎法律的人终究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正如宪法规定的那样:“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而被告在《行政赔偿答辩状》中谬误的认为,原告诉请存在:

1、原告主体错误;2、原告程序违法;3、原告超过时效期限;

4、原告没有证据。

对此,原告将围绕被告谬误答辩内容,再次阐述其自我主张,敬请合议庭慎重考虑! 

一、本案基本事实

为便于合议庭全面了解掌握全案事实,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如下: 

2007年初,被告为搞权权交易,另批“长沙市食品行业协会”官办协会以取代原告“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民间商会,竟然采用与非法社团有着利益勾结的其他行政机关捏造的“举报信”,在此基础上继而虚构“市长批示”,于2007年3月19日作出《关于责令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停止对外活动并限期整改的决定》(2007长民发20号,简称责改令)。当月25日下午,被告仅向原告会长黄建军口头宣布该

作者  | 2014-6-28 15:08:21 | 阅读(1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被诉巨额行政赔偿

2014-3-31 7:12:04 阅读139 评论2 312014/03 Mar31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被诉巨额行政赔偿

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负责人—“食话实说”黄建军于3月26日在几大网站向外界公开“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侵权,被民间商会索赔2167万元”消息后,在当地引发不小的震惊。众多商会会员和业界同仁以及许多网友,纷纷表达了他们对本案的极大关注。对此,食话实说以答疑方式,正面回应一些焦点问题。

一、索赔2167万元是否有炒作之嫌?

食话实说: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只能依据《国家赔偿

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依法提出,那些靠炒作或夸大的诉请,不仅不可能得到司法机关的支持,而且还存有滥用诉权、虚假诉讼之嫌。

二、非营利性机构是否存在巨额损失?

食话实说:有人认为行业商协会这种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不可能发生如此巨大的财产损害,这实际上是对社会组织基本性质的误解。其实早在1995年,民政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就发布了《关于社会团体开展经营活动有关问题的通知》(民社发1995第14号)。通知规定,不仅提倡社会组织发展实体经济,而且还鼓励其从中获利。

三、巨额侵权经济损失是否有证据证明?

食话实说:如前所述,是否会发生巨额损失既然不是法律问题,那就只有证据证明的问题了。商会的《行政赔偿起诉状》已经表述很明确表明,被告对原告侵权期间,致使其“湖南名优食品”集体注册商标失效、“湖南食品商务网”电子交易网站关闭、一千七百余家庞大会员队伍解散、“食品安全”四大公益活动中止,……。如会费收入一项,要根据收费标准和会员数量换算。原告正是由于因遭受被告不法侵害,而使当期2167万元巨额财产归于直接减少或完全灭失。

作者  | 2014-3-31 7:12:04 | 阅读(139) |评论(2)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侵权,被民间商会索赔2167万元

2014-3-27 11:04:15 阅读100 评论2 272014/03 Mar27

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侵权,被民间商会索赔2167万元

今日,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法定代表人黄建军,收到了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的传票及通知书。被告知:他们诉登记发证机关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措施侵权赔偿案,由该院于3月5日受理立案后,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将择日对本案进行公开审理。

黄建军此刻显得异常激动。本次诉讼,食品商会所提行政赔偿数额高达2167万元之巨。这一赔偿,或许创造了五宗“最”:长沙市组建民政局以来被诉行政赔偿数额最高,也是长沙市人民政府所属行政机关因行政强制措施侵权被索赔数额最高,更是刷新了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自新的《国家赔偿法》实施后所提行政赔偿金最高,而且据资料显示,还可能是民政部建国以来单个项目行政赔偿额度最高。“是不是有这么多最,我没有研究,不得而知,但有一最,确实存在,那就是为提此诉,商会维权时间历经最长,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该会会长黄建军于是说。

尽管被告民政局在向法院提交的《行政赔偿答辩状》中,对本案事实给予否认,辩称原告诉求无理,提请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但黄建军会长对本案能否得到公正审理,仍持相当的乐观。

黄建军对此回应说,行政诉讼,特别是行政赔偿,凭的就是证据。他手里拿着一本厚达三寸《长沙市民政局行政强制侵权赔偿案》的证据汇总册,表现出少有的平静。他说,被告该不该负责行政赔偿,不由我“食话实说”说话,这三百一十九页证据证明会说话!除非本案审理又制造出一起枉法裁定!(食话实说 黄建军)

作者  | 2014-3-27 11:04:15 | 阅读(100) |评论(2)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该不该负行政赔偿之责?(以案说法)

2014-1-11 15:50:44 阅读117 评论3 112014/01 Jan11

长沙市民政局该不该负行政赔偿之责?(以案说法)

“谁的利益受到了侵害,谁就有资格要求国家赔偿。”这是已在实施的新《国家赔偿法》最大的亮点之一。正是基于这种国家赔偿归责原则的重大进步,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于2013年11月11日向长沙市民政局提交行政赔偿申请。

这是商会第二次向市民政局提出赔偿申请:要求其履行因该局行政强制措施侵权导致本会行政许可失效的行政责任,承担由此产生的三百六十多万元的集体债务,并赔偿其上千万元的巨额财产损失。商会同时依照本法规定,由赔偿义务机关作先行处理,以此进行程序上的确认。2013年3月26日提出第一次申请。

在法定期限内,市民政局作出《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答复理由如下:因本局给予你会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已经经过长沙市中级人民终审判决生效,你会的赔偿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规定的情形,且申请时效已经过期,故本局无赔偿义务,决定不予赔偿。与第一次拒绝商会行政赔偿请求及不依法组织商会财产清算的理由如出一撤。

咋一看,民政局所作《不赔决定》似乎合法。在以往诸多行政侵权案件的司法诉讼中,被诉行政行为被确认合法,则会认定行政行关不负行政责任,更谈不上行政赔偿。

然而,这只不过是旧《国家赔偿法》的法条规定与评判标准。这意味着,市民政局对赔偿请求人作出的一纸《不赔决定》,将新《国家赔偿法》直接打回了原形。原来新《国家赔偿法》设立的“国家机关不‘违法’也要赔偿”条款,当下仍是水中月镜中花。

实质上,如果仅以法院判被诉行政行为合法为由主张它不应赔偿,就会出现许多复杂问题

作者  | 2014-1-11 15:50:44 | 阅读(117) |评论(3) | 阅读全文>>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要自摆乌龙?

2014-1-5 20:49:51 阅读122 评论1 52014/01 Jan5

长沙市民政局为何要自摆乌龙?

长沙市民政局:

自2013年8月以来,我会与贵局行政纠纷因财产清算再起争执。期间,尽管曾经显现契机,我会也极尽途径,而平等对话仍成互相搏弈。贵局是那样的谈定,我方是如此的激情。

不难理解,贵局对本案可能心存幻想:毕竟贵局持有市法院生效判决的“保护伞”,也有市检察不提抗诉的“护身符”,甚至还有市纪委防腐反贪的“安全帽”,天高地远的“紧箍咒”又有何用?

然而,恣意妄为的行径总有被清算的时候。正如贵局行政撤销我会登记必经财产清算一样。今日不清算,明日也得清算!

对我会所提财产清算请求,贵局总是断章取义《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先是将“皮球”踢向司法机关而拒绝履行职责,后又赖上了行业协会业务主管单位。所作所为,简直是臭屁到了极点!

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规定,社会团体实行业务主管单位和登记管理机关双重监督管理。贵局作为登记发证机关,虽然有权撤销社团行政许可,但必须经过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对此,《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明确规定,社会团体应当在业务主管单位的监督指导下,按照章程开展活动。业务主管单位如果发现社会团体从事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国家政策的活动,有权撤销对成立该社会团体作出的批准,在这种情况下,登记管理机关应当根据业务主管单位提供的法律文书,作出撤销该社会团体登记的决定,再由业务主管单位会同有关机关指导被撤销登记的社会团体的清算事宜。但是,撤销我会的行政许可,不仅未征得业务主管单位的同意或批准,而且还遭到业务主管单位的抵制,从始至终是由贵局超越法定职权、

作者  | 2014-1-5 20:49:51 | 阅读(122) |评论(1) | 阅读全文>>

致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感谢信

2013-12-2 12:59:35 阅读111 评论2 22013/12 Dec2

致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感谢信

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大力加强公正司法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的若干意见》的鼓舞下,怀着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的无限期待,我肩负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依法维权的重托,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又对长沙市民政局违法行政发起了新一轮行政诉讼。

诉长沙市民政局的上级行政机关——湖南省民政厅行政不作为,我第二次走进了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

立案出奇的顺利,使我打消了不少顾虑。这里相对开明的司法环境,使我深深感受到中国法治建设的进步。

我们的行政诉讼,并非什么敏感案件。这场官司原本可以不打。但权力的飞扬跋扈,反而促使我作出了不妥协的选择。

人们也许会说,民告官最大的特点是:结局无法预料,认为百分之百能够胜诉的案件,却输了;似乎已经陷入绝境,突然之中却出现了转机。这就是行政诉讼。但这无不与法院有关。

我不得不提及开福区人民法院的几个法官:立案庭主管行政诉讼立案的兰丽莎副庭长,行政审判庭的蔡瑜平审判长,刚刚履职的唐潇俊书记员……他们在处理每一起行政案件时,总是能够不辞辛苦地就案件本身与当事人释疑、对话、沟通,甚至争论,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以致重新点亮了我对我们的行政诉讼乃至当下司法公正的信心。

其实,我写下这封感谢信,并非讨好于他们。我只想真实地记录下我在开福区法院行政诉讼立案时的所见所闻……

“通过行政诉讼,来促进政府依法行政。”这不仅是法律工作者最愿看到的结果,而且也是人民法院最应该追求的结果。

作者  | 2013-12-2 12:59:35 | 阅读(1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个民间商会会长的控告信

2013-11-3 18:59:17 阅读170 评论2 32013/11 Nov3

一个民间商会会长的控告信

尊敬的领导:

本人名叫黄建军,原系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会长。今天,我实名向各级领导写信,控告长沙市民政局及个别官员纠合长沙市人民政府其他行政部门践踏法律、滥权渎职、非法敛财、鱼肉群众、公权报复、无情迫害我民间人士的暴行恶为。烦请领导们百忙之中对此给予高度关注,替我作主伸冤。

一、遵纪守法,红旗商会被描黑

我所倡导成立的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在2006年以前,曾一度被行业协会登记管理机关—长沙市民政局作为红旗商会在全市推广。就连该局于2009年向省、市纪委汇报我会举报其以权敛财所作的“情况报告”材料中,都无法否认这一事实,“为全市食品行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短短一句话,充分肯定了商会的先进性。

我的个人简历至今在主管机关的管理档案中可能还有记录:1994年,我从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留职停薪,创办了长沙市宏达食品公司,因总代理“康师傅”、“统一”等一线品牌而得名“销面大王”;1996年,我妻子余红霞离职随我经商,同年8月因舍己救人身负重伤,次年被长沙市委、市政府授予“见义勇为”劳模;2003年初,在长沙市商务局的支持下,由我牵头,组织百余家食品企业,自掏腰包数十万元,发起成立全市首家“政会脱钩”的民间组织——长沙市食品经销商会;2003年7月,商会获依法登记,我被百多名会员企业用无记名方式以全票当选为首任会长,次年确定为商会法定代表人。2004年,我多次受到有关部门的表彰,曾当选由市民政局主管的“长沙市民间组织发展促进会”副会长、由市商务局主管的“长沙市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等职。

作者  | 2013-11-3 18:59:17 | 阅读(17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